新葡新京首页
|
云南高校┟

本网站为【云南高校】旗下网站,主要为广大考生提供报考指导服务,网站信息仅供学习交流使用,非政府官方网站,官方信息为准。

2020年福建成人高考指导报名入口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升本试题>

高额学费变网课 国际学校陷退费纠纷

来源:http://www.lcnc.cn  时间2020-05-16 06:08:31  作者:云南高校

本报记者/李向磊/北京报道

家住昌平的张女士正在为孩子上学的事情而焦虑。她的孩子在北京一家国际学校上一年级,一年学费近10万元,受疫情影响,春季学期基本上是在家学习,学校提供的网课学习效果并不理想。在张女士看来,学校应该退还已交的学费或免除下学期的学费,但找学校协商后,学校并没有明确回复。

一边是高达十几万甚至数十万元的高昂学费,一边是家长认为的质量平平的网络课程。《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北京乐城国际学校、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南京贝赛思国际学校等多所国际学校陷入退费争议之中。因为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素成了多数国际学校不退费的理由。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疫情的发生属于不可抗力,部分家长对国际学校提供的课程不满意而进行退费时,学校应考虑家长的诉求。但同时,家长也应考虑学校的难处,双方积极主动协商,寻找解决方案,并进一步做好教育教学安排,想方设法做好服务工作。

事实上,在陷入退费漩涡的同时,记者注意到,多家以国际学校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业绩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如(002659.SZ)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为-1696.54万元,枫叶教育(01317.HK)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调整后净利润为2.75亿元,同比下滑9.6%。

退费争议不断

“我们家长一直在和学校沟通退费事宜,或者将疫情期间无法正常上课的学费顺延至下学期,但始终没有得到学校的正面回应。”张女士告诉记者,正常课程不仅有文化课,还有艺术课、拓展课等特色课程,这些特色课程占据了一半的学习时间,所以学校只提供了一半的教学服务,却要收取一整个学期的学费,显然是不公平的。

张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近日,一位自称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的学生家长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视频,质疑朝阳凯文国际学校学生在疫情期间的收费标准及网课质量。

在相关视频中,家长将6年级语文课《少年闰土》与免费网课APP“空中课堂”教授的同样课程进行了对比,朝阳凯文国际学校的老师仅以PPT画面的形式向学生授课,老师从始至终并未出现在视频中;而“空中课堂”的网课画面则出现了真人老师授课,且使用了动画特效等内容。因此,该家长认为,免费的“空中课堂”比较起来反而“满满干货、有趣生动、没废话”。

记者注意到,近段时间以来,北京乐城国际学校、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南京贝赛思国际学校,以及多家国际幼儿园均传出退费争端。而疫情这个不可抗力因素也成了多数学校不退费的理由。

家长要求学校退费的背后是对其高昂的学费与教学质量不匹配。家长刘女士告诉记者,其孩子所在的国际幼儿园提供的课程内容可以看出是外教在家中录制的,或是中教在户外录制的,没有课堂氛围,对孩子吸引力也不强,学习效果非常一般。另外,由于孩子年龄比较小,注意力难以集中,不能长时间上网课且对着屏幕长时间上网课也可能会对眼睛造成伤害。此外,随着公司复工,家长无法在家看着孩子上课,也成为一个难题。

频频发生的退费争议,引发了教育部门的关注。4月10日,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小组办公室明确提出,学费(保教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各地应按照当地人民政府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统一部署开学复课,未开学或未复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育费)。

不过,记者注意到,目前对于国际学校是否应该退费,尚未有明确的政策出台,一些国际学校仅表示不涨下学期的学费、利用假期免费补课等。凯文教育旗下的北京朝阳凯文国际学校官网显示,学校承诺新学年不涨学费;继续提供多子女学费折扣;周六和暑期提供免费自选课程。但未提及已交学费的退还事宜。

“作为实体学校,在新环境下做好在线教育是个新挑战,我们能理解家长反馈甚至落差感。作为一所国际学校,学校是一个生态学校,是一个社区,当很多的生活转到线上的时候也将整个学校的社区生活转到了线上。”凯文教育对记者表示,凯文教育旗下的国际学校秉承公平、开放、包容的态度,倾听和回应每一个建议和批评,持续改善和提高教育服务的质量。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记者表示,国际学校不能正常开课是由疫情造成的,属于不可抗力,学校不承担违约带来的赔偿责任,但家长支付了相关费用,学校没有履行上课义务,学校应退还学费或协商将其抵扣至下学期使用。

“大部分国际学校都是跨学期收费,这种收费行为是否合规要看当地的收费政策。另外,因提前收费而产生的争议,要双方协商解决,因为疫情的发生,确实是不可抗力。如果家长觉得课程质量不高,可以协商,达成相关方案。”熊丙奇进一步分析道。

上市公司业绩承压

在多所国际学校陷入退费争议的同时,一些以国际学校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也面临着业绩下滑的压力。近日,凯文教育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8193.76万元,同比增长仅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96.54万元,同比收窄18.7%。此外,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868.31万元,同比下降21.06%。

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以国际学校为主营业务的枫叶教育发布的截至2020年2月29日6个月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增长6.37%,为7.92亿元,同期净利润为2.75亿元,同比下滑9.6%。

一位不愿具名的市场投资人士称,和培训机构一样,国际学校也是以预收学费获得现金收入,如果课程没有上,这些预收学费就不能转化为现金收入。受疫情影响,国际学校停课最长的超过3个月,造成了国际学校也面临一定的运营压力和成本支出,波及企业营收和净利润。

“受疫情影响,以国际学校为主的上市公司短期业绩会承受一定的压力,无论是在收费方式,还是在招生人数,比如低年级国际学校学生流动性比较大,在疫情之后还会不会上原来的学校等。另外,疫情会加速国际学校洗牌,一些有实力的老牌国际学校可能会更受家长青睐。”上述人士表示。

巨大的运营成本也成为一些上市公司业绩承压的一个重要原因。凯文教育对记者表示,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为负主要系教育业务收入未能超过成本费用。国际学校业务具有前期投入较高,回报周期较长的行业特征。为保证高品质的教育教学,公司对凯文学校进行了必要的投资与建设,在硬件、师资等方面投入较大,前期高标准的投入会产生一定折旧摊销,影响后续公司经营损益。

记者注意到,在业绩承压之下,一些上市公司通过并购新的学校,或是开展与国际教育相关业务谋求自救。枫叶教育发布公告称,收购了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国际学校。在美股上市的博实乐(股票代码:BEDU)日前发布公告称,与翰林学院达成战略合作,将获得后者51%股权,填补其国际竞赛培训方面的业务空白。

凯文教育则谋求打通国际学校上下游产业链。记者了解到,凯文教育旗下除了两所国际学校外,还通过设置多个子公司形式涉足留学服务与培训、海外游学等领域。2019年,以留学服务培训、海外游学等为主的培训服务业务营收为2296.24万元,同比增长31.12%。

熊丙奇表示,近年来低龄留学生数量快速增长,而受国外疫情影响,这些低龄留学生考虑到安全问题,或许会选择国内的国际学校,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国际学校潜在生源。不过,对于国际学校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教学服务,提升教学质量。

与“高额学费变网课 国际学校陷退费纠纷”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